別雲間

我是那口烟,得刹那缠绵。

【双关】 秋分

关宏峰视角

我没有接他的电话。

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了,饭菜盛在盘里,只摆了一双碗筷。我走过去摸了摸碗沿,冷饭冷菜,他大概独自坐在家里等了我很久。

我掏出手机,他给我发了一封消息。

“今晚不回。”

我将手机钥匙一并放在桌边,拉开椅子一口一口尝冷了的白米饭和油脂几乎凝固住的烧肉。青菜的颜色很鲜嫩,看着悦目。

我知道他每次都用了心做这些。做饭,或者只是想通过这些琐碎家务博得我的亲昵。我明白得越清楚,就越难以心安理得地接受。

“宏宇,我不能也不会像你希望的那样爱你。我爱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弟弟,除了这以外,没有其它原因。”就像我之前对他说的,我不能爱他。

我放下碗筷,将剩饭倒进垃圾...

2018-09-13

【双关】 贺卡、书信

关宏宇离家去部队前的那天晚上和关宏峰吵了一架。关宏峰嫌他处处碍事,说话夹枪带棒阴阳怪调,关宏宇因为关宏峰一张脸上看不出任何惜别的蛛丝马迹心里腾地窜起三丈高的无名火,即使在缺氧状况下一簇火苗还是倔强地不肯熄灭。他越是没话找话,对关宏峰的烦躁就越是火上浇油。

最后就算关宏宇贴在关宏峰耳朵边嗡嗡,关宏峰也铁了心装聋作哑一声不吭,沉着脸坐在书桌边看书,一本书一目十行看下来,比走马观花还潦草。

临走那天妈收拾好了关宏宇的行李,正叮咛嘱咐的时候,关宏宇总是不自觉地看看旁边一脸沉静超脱事外的关宏峰,见他那样又懊恼地翻翻眼睛。

妈问,小宇,你听见没呀。关宏宇一叠声说,妈我听见了。关宏峰在旁边恰是时宜地提...

2018-08-22

【Dalter】短暂生命与永恒孤独2

6.
  那次晚餐过后Vickers就极少在我面前出现。她与David之间的矛盾被David用一种反讽口吻摆到明面上后,连矫饰都直接免除——虽然她平时也毫不客气,但现在对David的那些厌恶反感已经直接升级为敌意。

  公司会议上对David提出的方案也百般苛刻和刁难,两人唯一的默契是都忽略了会议桌边面色尴尬的其他人,整场会议几乎只有Vickers的质问和David的对答。

  我隐约有一种感觉,David在谋划什么,并且他的计划肯定已经接近成功了,这种成功的把握变成了他的筹码。Vickers再也不能左右他,他完全抛却了顾忌,因此对待Vickers的态度显得格...

2018-08-16

【双关】【记梗】 秋分

1.
他与他身上好像有一根线牵绊着,在命运的深流急湍里无声沉浮,似有若无,将断不断。在他即将跌进深渊的那一刻,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拽那根线,就那么把对方也突然地拉进来与他生死与共休戚相关。他们之间又变得那么亲近,好像之前相隔的那条命运之川根本不是深不见底的,只是条浅浅的溪流,只要有一个人愿意向前跋涉一步,对方会不管不顾地走完这全程趟到对岸来。而他呢,他也才发现,不论是出于隐约的焦虑,还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关宏宇永远都是他的下意识,那么自然而然,是从血脉里牵连出来的永恒的羁绊。

2.
他侧脸贴他背后黑呢风衣略有些粗糙的布料,他身上还带着外边儿寒风的冷气,久久不散,像要生生结一片霜。他面上皮肤也跟着发...

2018-08-13

【记梗】 Hypnotise

*关于小关周的两个场景:
1.僻静的暗巷,巷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除了两端出入口差不多望不见光,偏头可以看到走进来的巷口昏黄的路灯光,高悬的灯泡四周的光亮刺眼,四处投射像一柄柄匕首的长刃,明晃晃地昭示存在。还有微弱的月光,圣洁遥远,而且朦胧。并肩靠着巷子粗糙的水泥墙,仰头望着穹顶深邃的夜色。
无论什么都可以说出来。从双唇间吐出白烟像深深的叹息。与万家灯火隔岸相望,相互拥抱,相互亲吻,相互依靠。睫毛和发梢都在抖落光辉。在虚构的世界边缘,没有任何人打扰,也不被旁人所知。从这一天中切割下来完整的一段时间与他一起。
因为我们不会在这个世界的阳光下见面。

2.暴风雨来临前压抑的宁静与黑暗,他的办公室,蓝色的百...

2018-07-28

【小关周】水果干

芒果干吃多了嫌腻,而且有点口干。

周巡略侧过身拍拍手掸掉手指上沾着的细小的糖霜,然后把袋装的芒果干重新封好口,塞回办公桌底层的抽屉里边。桌上有个灰色透明的塑料水杯,周巡拧开盖儿往喉咙里灌了几口水,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漫不经心地敲了敲,不轻不重的几下,也没等周巡开口,自己就把门把往下一按推开门施施然走进来,然后反手将门合上,手重新插回兜里踱到周巡桌边,周巡皱着眉毛仰头靠着椅背抬脸看他,他站定后扬起一边儿唇角冲周巡笑了笑:

“怎么,看你有话跟我讲?”

“那不成我是看你来我办公室散步的?”

关宏宇配合地在他办公室这块儿地方看了一圈:“地儿不够,小了点。”

“不够去支队院儿里溜达,甭上我这儿...

2018-07-23

姐夫

程勇和曹斌姐姐快结婚那会儿,程勇到曹斌他们家去时,曹斌终于在家了,穿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T恤,下身是条深蓝的牛仔裤,略长的刘海被他拿黑卡子往后卡过去,露出额头。程勇好奇地多看了曹斌几眼,曹斌恹恹地像才注意到对方,拿正眼跟他对视几秒,然后明显地往下捺捺唇角,一副并不待见的模样。程勇心里正不太好受,曹斌姐姐过来给程勇介绍:这是我弟弟,警察,刚干没多久。
程勇连忙伸手想跟他握握,曹斌看着他姐姐没动,他姐姐对他使了个眼色无声催促,他就伸出手,敷衍地握着程勇的手上下微微晃几下,曹斌本来想抽回手的,没想到程勇握得还挺紧,他还注意到他手心是汗潮的,好像挺紧张。
曹斌没做声,唇角还是朝下撇的,一副不好伺候也不...

2018-07-13

我的哥哥是机器人

  在我开始找女朋友的时候,我的哥哥David正准备放弃他引以为傲的风流做派,全心全意地和他的现任男友交往。然后他飞快地告诉我他的现任男友是Vickers,我们同父异母的哥哥。我看他的表情就好像下一秒他就要去白宫前激情澎湃地演场讲,他仰靠在椅子上,没心没肺地笑得非常大声:“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我在我们父亲面前跳脱衣舞的时候他会露出的表情一样。”

  我真想把一整块法式吐司叠成几层厚的正方形恶狠狠地塞进他那张嘴里。

  他揩了一下眼角的眼泪,声音还带着颤抖的笑音和虚假的劝慰:“我亲爱的、亲爱的弟弟,你又不是我和Vickers的父亲,为什么不想开点,虽然...

2018-07-11
1 / 4

© 別雲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