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雲間

无谓安躺这断头台

《综合征》2016.11.26

“你应该弄清楚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病态的。”这个自以为是的年轻男人抚摩了一下鼻梁将镜架向上推去,我盯着他,像看一个更为残忍的同类。他毫不理会我的目光接着说下去,“你明白你拥有思想的意义吗,不是让你虚构一个不切实际的另一个你和一个以你为中心的世界。”

我突然大声地冲他喊:“这与你无关!”胸口涌起一阵惶然和恼怒,我想站起身把他正在写的一张废纸揉碎后笔直地扔出窗外。

“你这疯子。”他果断地给又一次我下了这个定义,这一次我愉快地冲他大笑。“谢谢你。”



这场梦该醒了,荒诞不经的,扭曲怪异的。

睁开眼睛是正常的世界吗。是的吗。

我醒过来的时候,暮色泛出忧郁而奇异的淡紫红色,朦胧的柔光反射至...

2018-11-30

【双关】 舍弃黎明

#非常意识流
#『』中为回忆
#宇楠分手设定

-

  他百无聊赖地用拇指指腹一下一下地拨动打火机的火轮。“喀嚓”“喀嚓”。喑哑的刮擦声时断时续,火光忽亮忽灭。他半侧头背对墙蹲着看它在夜风里伶仃地摇晃,直到身边脚步声渐近,来人不声不响地绕到他身前站住,手里握着刚刚按熄的手电筒,低下头看他。

  关宏宇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打火机忘了合上,关宏峰微微动动下颌示意,他手指一动将让盒盖盖上,火苗于是猝然地被闷灭。

  “墙上糙,别把衣服挂了。”关宏峰脱下风衣递给关宏宇,声音由上而下曲折地传进关宏宇耳中,又低又沉。关宏宇和他交换衣服和身上挂饰,手指碰到关宏峰,关宏峰问他:“你冷?”

  关宏宇围上围巾...

2018-11-20

【KE】 Bad Romance

#通篇私心
#慎点

One.   Taste my blood

  他十分确信在他低头看着手掌上淋漓血迹时Elijah已经离开很远了,桦树林里除了风声再也没有另一个人的动静。手掌上指缝间的血液还没有干涸,血滴仍沿着皮肤滑落。那种滑腻让Klaus再次想起十分钟之前他将这只手捅进Elijah胸口的时刻,手掌捅穿肋骨间脆弱的血肉,薄薄的筋膜,直接翻搅进胸腔,摸索到他兄长跳动着的心脏。

  “You can't do this,Klaus…”年长的始祖没有从他手中挣脱的力量,对痛苦极其敏感的吸血鬼下意识地用手扼住Klaus的手反向施力想将胸膛中异物推出去,...

2018-11-17

【小关周】 鸿门宴

【1.】

下班的时候周巡叫住关宏宇,问他去不去喝酒。关宏宇明显愣了有一会儿,等他反应过来找着舌头以后才说,你知道我不喝酒。

周巡低着头闷声笑了笑,抬脸甩甩刘海,抬手冲关宏宇一摆。那你看我喝。

把关宏宇架上车带到地儿,五光十色的酒吧里边声震人耳,关宏宇提高声量对周巡说要去上厕所。周巡眉头一挑煞有其事地说成,心里想的却是估摸着是去给关宏峰通风报信去了。装傻装出了几分莫名乐趣,关宏宇背过身挤进拥挤人群里时,周巡两臂向后搭着吧台满脸的讳莫如深,无声扬起唇角。

关宏宇给关宏峰发去个短信单方面请假以后,回到吧台,见周巡已经喝上了,旁边空着的位置摆着杯酒。

关宏宇沉着冷静地问他,你不是让我看你喝吗...

2018-11-07

【KE】 Wound And Cure

不算车
通篇私心


链走评

2018-11-02

暗河2

  “如果他喝了马鞭草或者他身上带着马鞭草怎么办。”

  周巡抱臂站在关宏宇身边,目光从巷口消失的孤零的人影上收回来,舌头舔着牙齿上颚最后嘬出声响。

  夜已经很深了,他们并着肩散慢地往外走,两边房屋的水泥墙上糊满各种各样的广告,有的被撕得只留下一个边角,风吹雨淋后依然顽固地粘在原地。

  蝙蝠在头顶漫无目的地飞晃,脚下连着他们部分重叠起来的影子。一种近似安宁惬意的静谧里,关宏宇简单地考虑了一下,回答了周巡刚才的问题:“那就当我运气不好呗。不过我问到我想知道的东西了就成。”

  周巡问:“你现在去哪儿。”

  关宏宇说:“不...

2018-10-29

暗河

超自然生物设定
目前设定有吸血鬼(Vampire)和狼人(Werewolf)
关宏宇是吸血鬼和狼人混血(Hybrid)
周巡是狼群(Pack)的头狼(Alpha)
混血兼具狼人和吸血鬼的优势
以上设定均借鉴《The Originals》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拉吧
-

  周巡从暗处踏出来,站到了被巷子里高悬的几盏灯泡勉强照亮的地方。关宏宇敏锐地回过头看向他,同时手一松,让刚才死死按在水泥墙面上的、现在已经昏厥过去的人类像只麻袋一样从他双臂间滑脱,直直地侧倒在地上。他后退一步,抬起手背潦草地抹掉嘴角残留的血迹。

  “死刑犯还得吃上路饭呢,你追了我几天,这次连饭都不打算让我好好...

2018-10-17

【双关】 秋分

关宏峰视角

我没有接他的电话。

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出门了,饭菜盛在盘里,只摆了一双碗筷。我走过去摸了摸碗沿,冷饭冷菜,他大概独自坐在家里等了我很久。

我掏出手机,他给我发了一封消息。

“今晚不回。”

我将手机钥匙一并放在桌边,拉开椅子一口一口尝冷了的白米饭和油脂几乎凝固住的烧肉。青菜的颜色很鲜嫩,看着悦目。

我知道他每次都用了心做这些。做饭,或者只是想通过这些琐碎家务博得我的亲昵。我明白得越清楚,就越难以心安理得地接受。

“宏宇,我不能也不会像你希望的那样爱你。我爱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弟弟,除了这以外,没有其它原因。”就像我之前对他说的,我不能爱他。

我放下碗筷,将剩饭倒进垃圾...

2018-09-13

【双关】 贺卡、书信

关宏宇离家去部队前的那天晚上和关宏峰吵了一架。关宏峰嫌他处处碍事,说话夹枪带棒阴阳怪调,关宏宇因为关宏峰一张脸上看不出任何惜别的蛛丝马迹心里腾地窜起三丈高的无名火,即使在缺氧状况下一簇火苗还是倔强地不肯熄灭。他越是没话找话,对关宏峰的烦躁就越是火上浇油。

最后就算关宏宇贴在关宏峰耳朵边嗡嗡,关宏峰也铁了心装聋作哑一声不吭,沉着脸坐在书桌边看书,一本书一目十行看下来,比走马观花还潦草。

临走那天妈收拾好了关宏宇的行李,正叮咛嘱咐的时候,关宏宇总是不自觉地看看旁边一脸沉静超脱事外的关宏峰,见他那样又懊恼地翻翻眼睛。

妈问,小宇,你听见没呀。关宏宇一叠声说,妈我听见了。关宏峰在旁边恰是时宜地提...

2018-08-22
1 / 5

© 別雲間 | Powered by LOFTER